欢迎来到广州富力足球俱乐部!登录 | 注册

越秀山情怀故事首页    >    越秀山情怀故事

广州富力

重庆当代力帆

距离比赛开始还有

  • 00
  • 00
  • 00
  • 00
  • 比赛时间:07月01日19:35

    比赛直播:

    关注富力公众号

    官方APP下载

    iOS客户端请前往 APP商城搜索“广州富力”

    中超积分榜

    排名球队
    1广州恒大
    2上海上港
    3河北华夏
    4山东鲁能
    5广州富力
    查看更多

    中超射手榜

    排名球员
    1扎哈维
    2高拉特
    3武磊
    4塔尔德利
    5胡尔克
    查看更多

      越秀山情怀——21年来,越秀山主场“点帅录”

      来之:富力足球俱乐部      时间:2015-10-28      点击:1251


          对于现代足球竞赛来说,场上奋战的11名战将固然重要,但主教练的运筹帷幄之功同样对战局成败具有决定性的作用。


          自从越秀山成为南粤足球的“圣地”以来,除了一代又一代的名将在此不断涌现之外,众多名帅也曾在这个舞台上纵横捭阖。


          半个多世纪以来,许多优秀的教练员在越秀山这里带领着不同时代的南粤球队征战,演绎了数不清的经典战例,成为南粤球迷心目中永不消逝的记忆。

          1994年中国足球正式职业化之后,到底有哪些主帅曾在越秀山这个“主场”指点江山、挥斥方遒呢?
         

       

      16名主帅三分天下:
      本土派.过江龙.洋教头


          从1994年至今,中国足球职业联赛已经进行了22个赛季。由于越秀山在1998年至2000年和2010年曾两次因为翻修封闭,因此广州的球队在这里设立主场参加职业联赛实际上只有18个赛季。


          这18个赛季中,分别在顶级(甲A、中超)和次级(甲B、中甲)两级职业联赛中把越秀山作为主场的球队共有8支,分别是:广州太阳神、广州太阳神二队、广州松日队、广州吉利队、广州香雪队、广州日之泉队、广州医药队、广州富力队。


          在这8支先后以越秀山作为主场的“广州队”中,前后一共出现过16名主教练。纵观这16名主帅,如果以各自的出生地域来分那么可以划分为三大派别。其一是来自广东省内的“本土派”,其二是来自外省的“过江龙”,其三就是来自外国的“洋教头”。


          “本土派”教练一共出现了七名,分别是:周穗安、谢志光、冼迪雄、陈亦明、刘康、吴群立、麦超。


          “过江龙”教练先后来了五位,分别是:张京天、戚务生、沈祥福、李树斌、黎兵。


          “洋和尚”则来了四个,分别是:法里亚斯、埃里克森、孔特拉、斯托伊科维奇。
          
         


      最成功的本土少帅:
      周穗安两夺顶级联赛亚军

      周穗安

       


          谁是在越秀山主场担任主教练时间最长的一位主帅?非周穗安莫属!


          周穗安1990年即升任广州白云队主帅,带领彭伟国、胡志军一帮青年才俊征战于越秀山,从甲B打回了甲A。1992年,广州白云队获得了甲A的亚军,这也是中国足球职业化之前的最后一届顶级联赛。1994年职业化甲A联赛大幕开启,周穗安成为广州太阳神队的主帅。在越秀山,周穗安曾率太阳神队打出了3比2击败应届冠军大连万达的经典战役。最终,年仅33岁的周穗安带领太阳神队获得了甲A元年的亚军。“少帅周穗安”、“周郎妙计安天下”等赞誉之声一夜间闻名全国。


          1995赛季,周穗安带领太阳神队打了7轮即因成绩不佳下课,当时也是广州足球历史上第一次中途炒教练。至此,周穗安横跨中国足球专业时代和职业时代,连续在越秀山主场带队4个多赛季。


          2000赛季,周穗安在甲B联赛第6轮重返太阳神队执教,但该年太阳神队青黄不接、外援不力,最终在最后一轮才惊险保级。不过,该年太阳神队的主场设在东较场。


          2001年太阳神退出,吉利接手。广州吉利队的主场重返越秀山。当年打到第16轮,吉利主帅刘康下课。周穗安第三次接手“广州队”,他也在时隔6年之后再次重返越秀山执教。但可惜的是,由于当年出现“甲B五鼠”案,吉利最终无缘冲A。次年,吉利退出,市足协托管,香雪冠名,广州香雪队人员大调整。面对年轻化的广州香雪队,周穗安带队支撑了16轮之后请辞,由吴群立接手。这也是周穗安至今最后一次在越秀山指挥“广州队”。


          两次带领广州队获得顶级联赛亚军,职业化之后三次接手、在5个赛季里率领三个不同时代的广州队——毫无疑问,周穗安是至今在越秀山执教最成功的“本土派”教练。


          
       

      张京天

       


      老帅出马一个顶俩:
      张京天为辽宁降级痛哭


          从年龄上看,周穗安是职业化后在越秀山执教的“少帅”代表。反之,在越秀山带过广州队的“老帅”也不少——张京天、冼迪雄、戚务生、埃里克森——这四位当年执教时都超过了60岁,而且涵盖了“本土派”、“过江龙”、“洋教头”三大派别。


          对于今天一些年轻的球迷来说,张京天和冼迪雄的名字对他们来说都太陌生了。事实上,张京天和冼迪雄都是赫赫有名的上世纪5、60年代的国脚。1995赛季,周穗安在太阳神队下课之后,时任太阳神俱乐部总经理的杨霏荪找到了当年国家队的老战友张京天,力邀他南下帮手。年过六旬的张京天欣然应允。


          当年联赛间隙期,张京天带领太阳神队到黄埔长洲岛封闭集训,最终扭转颓势。在当年那个竞争异常激烈的赛季拿到了第5名。那个赛季在越秀山,张京天带领太阳神队创造了6比0击败辽宁一战的经典战役,这也是甲A时代广州队在越秀山创造的最悬殊赢球纪录。有趣的是,张京天是辽宁人,但那个赛季太阳神不但主场重创了辽足,最后还在客场直接把辽足击败踢到了甲B。赛后,张京天在发布会上痛哭。

          冼迪雄是佛山人,上世纪50年代初从军,在八一队成长为一代国脚。60年代中期回广东后长期从事教练工作,70年代后期曾执教广东青年队两夺全国冠军并培养出多达9名国脚。80年代多次带领广东队征战全运会和省港杯,90年底初曾到香港执教。1996赛季初,太阳神队原主帅谢志光因病辞职,冼迪雄以65岁高龄上马接手,最终带队获得第7名。那一年,冼迪雄带领太阳神队曾主场以3比2击败死对头上海申花,那场比赛彭伟国、胡志军、谭恩德三箭齐发,成为越秀山经典战例。


         

      最有缘分的“过江龙”:
      大戚三次南下力撑广东仔

      戚务生

       


          戚务生虽然是大连人,但他和广东足球、尤其与越秀山有不解之缘。70年代,戚务生在国家队到时候就屡次南下广州集训,经常在越秀山比赛。那个时代,他和广东足球界的人士十分相熟,他也十分喜欢广东人高效的办事风格。
          1987年,戚务生南下广州出任广州白云队主帅,还引进了几名国外其他省份的好手加盟,这在当时专业足球“画地为牢”的年代堪称一个创举。


          2006年,戚务生第二次南下广州。这次,已经62岁高龄的他带领刚刚成立的广药队要完成冲超的目标。但可惜的是,在当年大环境不好的情况下,戚务生与冲超失之交臂。但这一年,戚务生在越秀山留给球迷们更多的是欢呼与喜悦。


          今年,年过古稀的戚务生第三次南下广东,帮助梅州五华队实现冲上中甲的目标。戚务生深情地表示:“从上世纪80年代至今,三个不同时期我来广东执教了三支不同的队伍,每次我都很开心。每一次,广东球员都让我留下深刻的印象。我认为,广东球员绝对有能力在中超立足!”


        

      最有性格的主帅:
      陈亦明的“新广东风格”

      陈亦明

       


          无论如何,陈亦明的名字在广东职业足球史上是不应该遗忘的。

          球员时代球风硬朗的陈亦明是八一足球队的悍将,70年代初拿过全国足球甲级联赛冠军。70年代末,陈亦明返回广州加盟广州部队队,1984年开始教练生涯。他曾担任过80年代后期广州白云队的主教练。与传统“南派”教练不同,陈亦明追求硬朗立体的足球风格。


          1995年出任广东宏远主帅之后,陈亦明在经营上既有引进“一兵一马”的创举,在用人上则使出了让边锋凌小君改打边后卫的妙招。该年广东宏远队在甲A获得第四名,这也是广东省级一线队在职业联赛取得的最好成绩。1997年,陈亦明改为执教广州太阳神队,他力推“新广东风格”。只可惜,他的战术理念在越秀山有点水土不服,结果在联赛过半之后下课。


          事实上,陈亦明的“新广东风格”是比较现代的足球战术理念,只是受制当时广州足坛人才青黄不接,他最终才没有成功。但陈亦明依然在越秀山的指挥席上留下了令人难忘的回忆。

       


      连续任教时间最长的本土教练
      “点球专家”慧眼识英才

      麦超


          麦超至今依然保持着一项纪录:他是历届国家队中进球数最多的后卫。少年得志的麦超从上世纪70年代末在广州队出道之后,从国青队到国家队一直是主力,他代表中国队参加过80年代后期所有的洲际大赛。他尤以射点球时良好的心理素质和精准的脚法被人称为“点球专家”。


          从广州白云队到广州太阳神队,球员时代的麦超在越秀山留下了数不清的足迹。1997年,麦超开始教练生涯,他首先临危受命接过了陈亦明留下的帅印,最终艰难保级成功。可惜1998赛季,太阳神颓势不减,麦超在半程过后下课。此后麦超一直潜心苦学,并一度担任中青队助理教练。


          2003年开始到2005年,麦超连续三个赛季担任广州香雪和广州日之泉的主帅。这三个赛季,虽然广州队冲超功亏一篑,但麦超却慧眼识英,发掘出卢琳、冯俊彦、唐德超等大批广州籍球员,部分球员至今依然活跃在国内足坛。
          与周穗安一样,麦超在职业化之后也曾先后在5个赛季里率领三个不同时代的广州队,而且是在越秀山连续执教时间最长的一位“本土派”教练。

       


      最成功的“过江龙”:
      沈祥福完成冲超历史任务

      沈祥福

       

       


          作为80年代中国足坛的一代名将,沈祥福的教练生涯最辉煌的一笔正是在越秀山写下的。


          2007年,广药集团为了实现冲超任务,聘请沈祥福出任广药队的主帅。沈祥福不负众望,当年即带领广药队以中甲冠军的身份冲超成功,结束了广州队在次级联赛沉沦9个赛季的尴尬历史。


          2008年和2009年,沈祥福又带领广药队在中超打拼了两个赛季,使球队成绩稳定在中上游位置,为此后的“恒大时代”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沈祥福成为在越秀山连续执教时间最长的、也是最成功的一位外省籍教练。

       


      “外教时代”始于富力:
      老中青壮四代轮流接班

       

       

          广州足球队聘请外籍教练的历史最早始于松日队。他们在1998年就尝试聘请德国教练维尔纳,但并不成功,维尔纳短暂执教之后就下课了。后来,松日队在1999赛季聘请巴西人塔瓦雷斯则取得了空前成功,但同样好景不长。太阳神队也曾在2000年聘请过巴西教练罗德里格斯,但执教短短5轮就下课。这些失败的外教都没有在越秀山亮过相。


          广州恒大2010赛季曾在越秀山打过两场亚运测试赛,但因为当时主场并不设在越秀山,所以李章洙也不能算作越秀山“洋教头”这一派的开山之祖。越秀山真正迎来“外教时代”,还是要从广州富力开始。


          2012年,巴西人法里亚斯入主富力,他也真正成为越秀山中超时代的开启者。在这一年,他在越秀山创造过“7连胜”的佳绩,其中包括先后击败联赛冠亚军恒大和国安的经典战例。2013年,世界名帅埃里克森接过富力帅印,经过一个半赛季的努力,他率领富力于2014赛季获得了亚冠附加赛的资格。


          今年,孔特拉作为少帅派入主富力。尽管带队成绩不佳中途下课,但孔特拉还是带领富力进入了亚冠正赛的舞台,我们不应该抹杀他的付出。


          如果说埃里克森、法里亚斯和孔特拉代表了“老中青”三代不同风格的外籍教练,那么目前富力的新主帅斯托伊科维奇则正值“壮年”。我们期待斯帅能充分吸收此前三代外籍教练的得失,2016带领富力重攀高峰!

       


      职业化后在越秀山主场执教过的主教练

      1994年
      广州太阳神队:周穗安
      广州太阳神二队:谢志光

      1995年
      广州太阳神队:周穗安、张京天
      广州松日队:刘康

      1996年
      广州太阳神队:冼迪雄

      1997年
      广州太阳神队:陈亦明、麦超

      2001年
      广州吉利队:刘康、周穗安

      2002年
      广州香雪队:周穗安、吴群立

      2003年
      广州香雪队:麦超

      2004年
      广州日之泉队:麦超

      2005年
      广州日之泉队:麦超

      2006年
      广州医药队:戚务生

      2007年
      广州医药队:沈祥福

      2008年
      广州医药队:沈祥福

      2009年
      广州医药队:沈祥福

      2011年
      广州富力队:李树斌

      2012年
      广州富力队:法里亚斯

      2013年
      广州富力队:法里亚斯、黎兵、埃里克森

      2014年
      广州富力队:埃里克森

      2015年
      广州富力队:孔特拉、黎兵、斯托伊科维奇

       

      上一篇越秀山情结--65年回首英雄地,为什么这里是南粤足球的圣地?

      下一篇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