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广州富力足球俱乐部!登录 | 注册

峥嵘岁月首页    >    足球专栏   >   峥嵘岁月

广州富力

重庆当代力帆

距离比赛开始还有

  • 00
  • 00
  • 00
  • 00
  • 比赛时间:07月01日19:35

    比赛直播:

    关注富力公众号

    官方APP下载

    iOS客户端请前往 APP商城搜索“广州富力”

    中超积分榜

    排名球队
    1广州恒大
    2上海上港
    3河北华夏
    4山东鲁能
    5广州富力
    查看更多

    中超射手榜

    排名球员
    1扎哈维
    2高拉特
    3武磊
    4塔尔德利
    5胡尔克
    查看更多

      峥嵘岁月 | 最伟大也是最无力的告白叫:我等你

      来之:富力足球俱乐部      时间:2016-09-12      点击:347

      谁在爱你 你在爱着谁
      谁在爱我 我在爱着谁
      谁在等你 你在等着谁
      谁在等我 我在等着谁
               ——《谁》


       二零一六年夏央,俱乐部忽然涌入很多小鲜肉,清一色的九零后,大学应届或出炉一年左右的年纪,稚嫩的面孔和憧憬的眼神,充满着幻想和好奇,他们管我叫哥,我说,别,还是叫叔吧。


      有新鲜的血液,自然也有褪去的浪花,陆续一些相处或长或短时间的同事选择离开,有惋惜,有不舍,更多的是祝福。


      俱乐部,对于有的人来说是坚持信仰和实现梦想的平台,但对于有的人来说终究只是一家大型上市集团控股的子公司,他们并不在意它是足球俱乐部还是篮球俱乐部亦或是乒乓球俱乐部,球,不是重点,有个球用,才是正当理由,当在这里无法体现自身价值和存在价值时,他们有重新选择的权利。


      足球,或者说职业足球,它自身的属性和背后的意义正一步步变得复杂而浮躁,从一项运动到一项产业,有太多的人已经忘却了那些本该单纯的快乐,他们只有通过强烈刺激的改变来反抗现实压抑的氛围。在告别的对象中,也包括了我部门的小兄弟CC。

      CC是在八月第一个周日的夜晚上了返回江西老家的飞机,那里有他的娇妻和刚过百日的儿子,所以他的辞职理由令我无法拒绝,前晚喝酒时CC说,2016年的最后一个主场,我一定会回来,等我。我说,等你,死等。现在的CC摇身变成了一家大型母婴连锁店老板,每天朋友圈里充斥着各种店内促销资讯,让我有拉黑他的冲动。






      对于任何行为,最坚硬的理由莫过于“心甘情愿”,绝逼的刀枪不入油盐不进,令人无计可施。比如在男女关系中,我们经常会听到某位备胎侠蛋蛋忧伤的说:我等你。因为一个“等”字,所以我必须接受你不断缅怀过往美好的现实悲哀,必须安抚你时而平静时而焦躁的复杂情绪,也许还必须隐忍你遭遇其他追求和多向选择的诱惑,你是自由的,而我选择坚守。 


      老白有一次颇有感触的说了段绕口的“三无理论”:最无耻的事是你搂着一个人却想着另一个人,最无情的事是你搂着一个人却有另一个人在想你,最无聊的事是你一个人都搂不到同时也没有一个人想你。


      在这段总结的后一分钟,他告诉我他要结婚了,对象是家里给介绍的一个公务员,他们总共见过不到五面,吃过三次饭,看过一场电影,全部AA。


      我说,这事儿不靠谱。


      老白反问我,你觉得什么事儿靠谱,婚姻,还是爱情。


      我说,最起码你不要耽误人家姑娘。


      老白说,谁耽误谁还不知道呢。说完他在手机上翻出一张那姑娘的照片。


      看了照片,我不知道该恭喜他还是安慰他,或者本该用更多鸡汤言辞来泼醒他,但那一瞬间,竟无言以对。


      有时候记性太好会让人疲惫,大脑就像一个硬盘,储存了太多的东西,为了保证空间,你必须得删掉一些过期文件,但有些文件无论怎么删,隔一段时间又会重新出现,就像总会有一些遗忘已久的人物忽如其来的跃入你的脑中,他们有的已经模糊了面庞,有的甚至已经叫不出名字,但那些一起经历过的事却恍如昨日,清晰得令人难以置信。这就是硬盘中的隐藏文件。


      我想起第一次见到陈露的样子,她穿着格子衬衫牛仔裤白球鞋,留着齐耳短发不施脂粉,背着双肩包拉链上系着个小熊公仔,五官不算漂亮,但组合起来也颇有韵味,有点像现在大火的白百合,基本就是一个教科书般的女大学生形象。那一年,她还是胖子的女朋友;那一年,胖子还是我最好的兄弟之一,但在多年之后,这一切关系都灰飞烟灭,就像从不存在过。
       
      某年夏天的一晚我们在城北夜市吃小龙虾,吃到一半天降大雨,胖子带陈露姗姗来迟,两人打着同一把伞,胖子基本没淋着,陈露湿了半边身子。


      老白调侃胖子,你这也太不怜香惜玉了。


      胖子嘿嘿一笑,覆盖面积大,先天优势。


      陈露捋了下贴在额头上的几束头发,说,没事,我体质比他好。


      胖子露出得意的神情,然后脱掉上衣露出满身肥膘,从桌下酒箱里抽出一瓶啤酒,用牙咬掉瓶盖,豪饮起来。陈露则不紧不慢的从背包里拿出一小包纸巾,认真擦拭着她和胖子的碗筷。


      过了一会儿,外面雨势渐小,陈露接了个电话,起身准备离开,她对胖子说,我妈找我,我先走了,你早点喝完回去洗个澡吧,别感冒了。


      胖子正用油乎乎的手往嘴里塞虾子,头也没抬的说,知道,你到家给我发个信息。


      陈露给我们几个打了个招呼,然后拿着伞走了。


      我踹了胖子一脚,说,这么晚了天还下雨,你居然不送送你女朋友。


      胖子莫名其妙的看着我说,她家离这儿走路十五分钟而已。


      同桌的其他人都看不过眼了,纷纷对这种严重拉低男人圈质素的恶劣行径严厉谴责。


      胖子经不住压力,套上衣服追出去。


      过了五分钟,胖子回来了,慢悠悠的说,没见她人影,而且雨又下大了,没事,我们接着喝。


      桌面一片沉寂。
       
      胖子和陈露分手在两人的第七个年头,就像蓄谋已久似的。


      胖子准备辞职去北京,连续整了一周的各种送别聚会,在走之前的一天莫名其妙的要单独请我吃饭,我说,这不是你的风格,说吧,临走有什么阴谋。


      胖子说,等我走了之后,帮忙送封信给陈露。


      我问,你想干嘛,玩浪漫还是要分手。


      胖子说,分手。


      我说,你来真的啊。


      胖子说,真的。


      我说,那还送什么信,是个男人就当面跟她说。


      胖子说,我开不了口。


      我说,那就短信,或者电邮。


      胖子说,我想确保她收到这封信。


      我说,这恶人我当不了。


      胖子说,就当是为她好,你也说过,我配不上她。


      我盯着胖子说,你外面有人了吧,去北京不是单纯的工作这么简单吧。


      胖子埋头沉默,好久之后才说,我只信任你。


      我叹了口气,破事啊,把信给我。
       
      在陈露家楼下,我把信递给她的时候,她笑着说,干嘛,给我写的情书啊。


      我说,也许真是情书。


      陈露说,谁的。


      我说,胖子写给你的。


      陈露的笑脸刷的一下扯直了,说,你别开玩笑。


      我面无表情的摇摇头。


      陈露愣在那里,嘴唇微颤,说不出话来。


      我说,他这么懒一个人,能够写信给你,挺难得的。


      陈露拿起信,没有拆,而是整封撕掉了,然后说,你告诉他,信我收了,也看了。


      我说,你就不想知道信里写的是什么。


      陈露说,我知道他想说什么,这是我俩最初的约定,如果谁要离开谁,一定不要亲口告诉对方,写封信就好了。


      我不知道怎么安慰她,事实上,她的表现已经算相当平静了。


      我说,你没事吧。


      陈露说,没事,其实这一年来,我早就有心理准备了,你也替我做件事吧。


      我说,你说吧,只要我能做到的。


      陈露说,以后他要是有什么特别的消息,你及时告诉我。


      我说,你这是何必呢。


      陈露说,我只是希望他能过得好。


      我说,他不可能找到比你更好的人了。


      陈露苦笑了一下说,我也这么觉得,可又有什么意义呢。


      我叹了口气,说,我尽量吧。


      陈露说,谢谢你。


      离开的时候,我多看了一眼垃圾桶里被撕碎的信,碎片雪白,没有任何一个字。
       
      没过多久,我离开去了深圳发展,然后多年再未见胖子和陈露。


      事实上,之后我并没有把收到的各种关于胖子的八卦消息告诉陈露,我觉得没这个必要,宁愿她忘掉他更好。


      有一年我去北京出差,久未谋面的胖子带了一帮他合作的所谓创业精英为我接风,找了个不错的餐馆,吃了顿不赖的饭,饭桌上他们大谈全球经济形势,小议风险投资回报,几百万的生意不值一提,没个上千万上亿的项目都不好意思拿出来讨论。


      酒过三巡,胖子出去上厕所,过了半个小时还没回来,打来一电话说家里有急事,媳妇开骂了,得赶紧回去。


      买单的时候,服务员拿着小票问哪位付账,我看了看那帮精英们,不是打电话就是装酒醉,于是我对服务员说,把单给我吧。


      临走时,我看见某精英找服务员要了个免费塑料袋把大半盘没吃完的基围虾给装了进去。
       
      再见陈露已经是四年后的春节,我和几个老同学在一家米粉店宵夜,转钟一点了,小铺头的客人依然川流不息,我刚坐下便看见了隔壁桌的陈露,尽管当年的学生短发变成了长波浪,耐克双肩包变成了gucci手袋,衬衣仔裤白球鞋变成了风衣短裙黑长靴,可我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她,在我犹豫着是否要打招呼的时候,她发现了我。


      陈露说,吃完我在外面等你。


      我说,太晚了,要不改天再约。


      陈露说,我车停在对面,送你回家。


      我叹了口气。


      坐在陈露的奥迪车上,我问她,听说你马上要结婚了。


      陈露说,你消息很灵通嘛。


      我说,道听途说而已。


      陈露说,那当初你答应我的事怎么做不到呢。


      我说,你想听实话吗。


      陈露说,说吧。


      我说,我故意的。


      陈露说,我知道。


      我说,你现在挺好的,过去的就让他过去吧。


      陈露说,你和他还有联系吗。


      我说,早就断了。


      陈露说,前一阵子他是不是打电话想找你借钱。


      我说,你怎么知道,难道他也找过你。


      陈露没有直接回答,问我,你有借吗。


      我说,没有。


      陈露忽然把车靠边停住,然后说,把你钱包拿出来一下。


      我说,咋了,熟人还打劫啊。


      陈露把手伸到我面前,我只好掏出钱包给她,她从里面翻出一张银行卡,用手机拍了一张照,然后再把钱包还给了我。


      我一脸狐疑。


      陈露说,明天我往你卡里打五万块钱,你借给他,以你的名义。


      我说,这又是凭什么。


      陈露说,你照做就行了,算是弥补你当初对我没实现的诺言。


      我说,陈露,你以前不是这样的人。


      陈露笑了一下,说,可我现在是。


      到我家后,我下车走了没几步,陈露在后面喊住我。


      我回头看着陈露,她的眼圈有点泛红。


      陈露说,他几乎给我俩以前所有的朋友打过电话借钱,但惟独没有给我打。


      我说,我懂的,放心吧,我会替你把钱借给他的。


      陈露说,谢谢你。


      我说,祝你新婚快乐,你会幸福的。


      转身离去,这是我最后一次见陈露。


      我想为你做很多事,我想对你说很多话,那些事我正在一件件的做,但那些话我却一句也说不出口,我怕失去你,也许,我已经失去了你。


      昨天晚上,我又梦见了你,记不清梦里发生了什么,但,只要有你就好。


      上一篇峥嵘岁月 | 最重要的是身边人,所以,请让我忘记你

      下一篇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