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 2020-06-26 18:33:33     来源:富力足球俱乐部    
9年前,一支濒临解散的球队命运被改写 | 记者回忆录




2011~2020,广州富力足球俱乐部走过了乘风破浪的9年。时光流走,一路成长,蓝色梦想的旗帜,在羊城高高飘扬。9年来一路披荆斩棘,离不开各方的支持。九周年,我们陆续推出了系列策划,有回馈球迷的互动,有一同找寻曾经并肩的他们——《后来的我们》。我们也希望以媒体的视觉记者的眼睛,回望过去这九年——记者回忆录。每一位老师都关注广州富力多年,对俱乐部的点滴有足够的了解,也有着他们自己独到的见解。



2020赛季(广州富力足球俱乐部的第10个赛季)虽因疫情还没开赛,但也无碍俱乐部成立9周年日子到来。第一反应,啊,这么快就9年了,很荣幸,俱乐部给咱们跟队记者写写回忆,安排我写富力第一年,这真是照顾我。我发现近几年的事不太记得住,但更久之前的画面却还很清晰,可能是因为奔四了。

——丰臻



01
魔幻的前身


疫情期间没比赛踢,俱乐部也不容易。得知有中超其它球队欠了球员三个月薪水,前几天特意问富力球员啥情况,对方说俱乐部又按时出粮了。按时出粮也不是啥大不了的事,但如果对比九年前球队生死存亡差点覆灭一刻,那这份安全感的价值可就另说了。


了解富力队史的人都知道它的前身叫深圳凤凰。一家叫MAZAMBA的美国公司从金德手里收购了降级的球队,把球队注册地迁到了深圳,主场设在了东莞。这家公司的老板很神秘,只在跟球员的视频会议里露过面。那还是公司的中方代表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为了稳定球员心理搞了一次视频直播。现在回想,几个月没领到薪水的球员们凑在简陋的招待所房间里,一起盯着10几寸的笔记本屏幕,目睹一个从未现身的黑人老板在视频里解释为啥还不发钱,这得多魔幻啊。


当年的足球报。黎江文供图


那就是球队当时所处的困境。主场一开始设在东莞南城,后来又搬到东莞体育中心。比赛完,球员一般是提着球鞋从球场稀稀落落走回两百米之外的招待所。有一场是打完湖北队吧,夏天下午三点的比赛,唐淼被队友背着走到招待所楼下,突然全身抽筋,让队友把自己放在地上平躺,谁也不能碰,全身抽。唐淼应该还记得那个场景。怎么说呢,这个队伍看着像踢野球的。当时让他们假设,大概假设不出富力这样的企业会突然出现。


02
转折迎新生


球队迎来转折点那几天,我作为跟队记者也在现场。MAZAMBA老板的中方代表给球员开会通知大家做好解散准备,广深的媒体也都做了报道。但突然有一天,球员被告知有新企业接手了,接下来打沈阳东进一场好好表现吧,最好不要让新东家失望。时任富力俱乐部副董事长陆毅先生后来跟我说过,有天张老板看了报纸上刊登的关于凤凰解散的报道,就派他把这支球队收过来。为啥总记得陆总说过的这事?因为它说明媒体的严肃报道还是有用的,不经意间或许就能改变些什么,哪怕只是大风起于青萍之末。以富力的实力,当时花一千多万接手一支球队,花几千万养一只球队,轻而易举。


但谁能想到张老板轻描淡写的决定改写了一批球员的命运,改写了广州足球历史,改变了南粤足坛格局。


球员最初其实不太清楚新东家的情况。从金德到凤凰,他们经历的都极其不安稳的职业环境。老板的许诺可能是哑炮?会不会又有中间人在投机取巧?在当时的中国足坛太正常了。不过富力正式接手之前许诺的对沈阳东进那场球的60万赢球奖,显然还是对球队有刺激作用。那个客场靠曹添堡和文超的进球顺利拿下,球队命运迎来了转折点。这60万的赢球奖,其实已经在透露一个信号了:富力想尽快冲超。这是那年中甲联赛的第14轮,拿下这3分让他们离当时排名第2的上海东亚和广东日之泉只有差4分,而赛程还有一半。球队在极其困难情况下踢了半个赛季,竟跟冲超区的积分差距并不太大,说明李树斌带队认真尽责,也说明球员素质不错。这是否也是张老板下决心马上收购的前提呢?大概总有那么一点因素。


打完那个客场回来,球队就从东莞体育中心招待所搬到了南海一家酒店,球队正式进入了富力时代。我还记得一个球员跟我说,第一次坐大巴去珠江新城富力中心开会的路上,大家被告知这栋楼是富力的,那栋楼是富力的,这栋楼也还是富力的,心里终于就有底了。


一线城市的高档写字楼跟只在视频里出现过的美国老板形成了强烈反差。


富力接手后首先是要解决球员欠薪的问题,大多数球员其实挺满意的,但有几位老队员似乎有点异议,可能因为之前那位老板承诺得比较多。富力正式召开的发布会上,张老板出席了,张老板给了媒体提问的机会,我就帮老球员问了一个问题,说好像之前有些欠薪还没完全解决,张老板马上斩钉截铁回答:大家放心,富力搞足球绝对不会欠薪。


九年过去了,漫长的事实证明张老板还是一言九鼎。


03
冲超洒热泪


富力接手后,迫不及待冲超。这很正常,球员心里也明白他们本来就是中超班底,有了经济保障,冲超也并非不可能的任务。不过当时的竞争非常激烈,大连阿尔滨已经一骑绝尘,只剩下一个名额留给几支球队争,最大的对手是同城广东日之泉。可能是天意吧,富力足球俱乐部成立后的第一个对手就是广东日之泉。


德比成为富力队史上绕不过去的话题。


当时富力落后日之泉4分,如果输球落后7分,冲超就难了。东较场久违地那么热闹,当然日之泉的球迷更多。上半场卢琳一脚角度很刁钻的直接任意球破门,帮日之泉领先。回想起来,还能感受到当时现场那种紧张的氛围。作为富力跟队记者,我当然希望富力能够扳平甚至反超。不过当时很多记者是富力和日之泉同时跑,而且跑了日之泉多年,所以他们的心态估计更难名状。下半场一开场,张烁就接曹添堡的摆渡中路捅射扳平比分,1比1保持到终场。这个进球大概是那年最重要的进球吧,让历劫的球队把命运掌握在了自己手中。


最终富力领先日之泉1分冲超成功,卢琳转年转投富力,也不知道是谁写出了这么神奇的剧本。



关于那场球还有一件事让我印象深刻,那天富力穿的是一件海蓝色配荧光黄的球衣,很精神。富力9年历史上,这个配色只有那一次。这件衣服我估计阿诺和文信还有收藏,其它地方难找了。



那年冲超的故事大概能写一本书,篇幅所限,不能赘述。李树斌和球员的齐心协力让人难忘。越秀山冲超那刻,球员们跑进场内,队长李文博情不自禁流下热泪,那热泪说明了一切。陆毅被球员抛向空中的镜头被摄影师捕捉到,他张开的手臂刚好在空中形成一个V字形,就像是那年富力画上的完美句号。


九年过去了,很多教练、球员早已不在阵中,但那段历史却已成为富力足球的基石,沉沉地压在了最底下,无法抹去。最后想借这篇回忆小文再次提起那些人的名字:



李树斌、朱波、张增群、石笑天、王宾、李文博、隋东陆、刘成、许博、于贵军、文超、曹添堡、张烁、梁岩峰、高增翔、孙策、张奥、李喆,赵铭、高久龙、黄隆、王略、王子华、潘驰、唐淼、日科夫、哈里森、马龙·海伍德……



怎么说呢?还是难忘。

热门资讯
赛事信息